西南渔业网 西南水产网 丰祥渔业网 永川水花网 水产养殖专业网站为您服务!

永川水花 追求卓越
西南地区水产苗种重要生产基地
联系我们
地址:庆市川区道(原双竹镇)
13983250545

信:ycsh638

QQ:469764481
邮箱:ycsh6318@163.com

普京出席俄罗斯超级拖网渔船下水仪式

发表时间:2021/9/1 0:12:29  来源:钱湖有鱼吃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西南渔业网-丰祥渔业网秉承:求是务实不误导不夸大不炒作!水产专业网站为您提供优质服务!【郑重提醒】:本站所有文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谢绝转载!!谢谢合~
市场在变,我们的诚信永远不会变!

俄罗斯渔业公司(RFC)斥资建造的第三艘超级拖船正式下水,俄总统普京前往圣彼得堡海军部造船厂出席仪式。第三艘超级拖船被命名为“Mechanic Sizov”,预计2022年交付。

普京出席超级拖网渔船下水仪式,释放了什么信号?

“Mechanic Sizov”拖网渔船 图片来源:UCN


普京出席超级拖网渔船下水仪式,释放了什么信号?

图片来源:UCN

这个叫俄罗斯渔业公司(以下简称俄渔)的企业,光看名字容易让人觉得是俄罗斯的国企,但人家实际上是一家妥妥的私营企业,俄罗斯总统普京能够出席一家私企委托国营军工企业建造的拖网渔船的下水仪式,这里边就稍微有点信息量了。


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2019年公布的数据,俄渔如今是俄罗斯渔业企业中综合实力排名第五的企业,而且势头正如日中天,因为这是一家有“背景”的公司。


俄渔大股东Gleb Frank的父亲Sergei Frank是俄罗斯前交通部长兼国营航运公司Sovcomflot的首席执行官。Gleb Frank还是俄罗斯著名商人Gennady Timchenko的女婿。因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私交甚密,Timchenko的公司一直都在美国政府的制裁名单中。


如果光从背景关系看,普京总统能够出席俄渔新渔船的下水仪式,理由也不算太牵强。可如果只看到这一层,那就把普京的操作想得太过简单了。


我们先从俄渔的“政治背景”看俄罗斯渔业整体发展现状。其实,像俄渔这样的在俄罗斯渔业企业中并不是个例,而是常态,当然这种现象也跟俄罗斯渔业当下的发展大环境密不可分。


同样是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2019年公布的数据,俄罗斯排名第一的渔业公司叫Norebo Holding,俄罗斯富豪Vitaly Orlov是Norebo公司唯一的持有者,而在俄罗斯,富豪和寡头都跟政治牵扯不清。


排名第二的Gidrostroy公司的控股股东Alexander Verkhovsky在2019年11月份,与俄罗斯寡头、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联合收购了一家名叫Everon渔业公司,二者各占50%股份,将8.2万吨渔业配额纳入囊中,这背后要是没有啥猫腻,怕是没人会相信。

普京出席超级拖网渔船下水仪式,释放了什么信号?

前面两个至少在明面上没有跟政治有直接的牵扯,这排名第四的Okeanrybflot公司就直接是一家有政治背景的公司了。它由俄罗斯政府官员Igor Yevtushok、Valery Ponomarev和其他几位小股东共同持有,Yevtushok和Ponomarev的收入也是俄罗斯渔业官员中最高的。


这里不再继续举例了,俄罗斯排名前十的渔业公司都是私企,而且都或多或少有政治背景。俄罗斯作为渔业大国,渔业资源丰富是出了名的,发展成如今这样“寡头横行”的局面自然是有历史和客观原因的。


俄罗斯渔业资源的大头,在偏远而又人烟稀少的远东地区,所以想要发展渔业,就必须造船建水产加工厂。再加上消费市场在国家的另一头,又增加了运输成本,所以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渔业资源一直没有“枯竭”,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资源开发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民间搞不了,那就国家来搞啊?可俄罗斯的国力不行啊!倒霉催的远东地区,在俄罗斯最鼎盛的苏联时期都没来得及搞起来,苏联解体以后,就更加被无限期延迟了。


虽然俄罗斯如今的GDP好不容易爬到了我国广东省的高度,但这其中的各种艰辛,真的只有俄罗斯人自己知道。俄罗斯政府真的是没有太多的力气来开发自家海里的渔业资源,但也不能让资源白白躺在那里不出经济效益,于是俄罗斯政府就打算让民间资本介入远东地区的渔业资源开发。这样搞,国家好歹还能收点税,国内的造船厂还能接订单。


对俄罗斯政府来说,初级阶段的操作还是很简单的。就是把每个区域的渔业资源都折算成捕捞配额,然后根据当时渔业企业的捕捞能力进行捕捞配额的分配。在俄罗斯搞渔业本就需要有实力,而在俄罗斯,有实力的,基本都跟政治牵扯不清。

普京出席超级拖网渔船下水仪式,释放了什么信号?

俄罗斯渔业局召开新闻发布会

所以,那些有政治背景的企业就成了最容易获得捕捞配额的一方,配额越多,发展规模就越大,所以捕捞配额渐渐集中到大型企业手里,俄罗斯渔业想不被寡头垄断都难。


这个初级阶段的操作虽然简单有效,也让俄罗斯国内发展起来了有一定捕捞能力的渔业捕捞业,但问题依然非常严峻。各个山头是立起来了,可俄罗斯渔业也渐渐陷入了吃“大锅饭”的困局之中。


大大小小的山头,每年都能从国家手里拿到固定的捕捞配额,再加上渔业利润不及石油等资源的利润高,大家也没啥积极性扩大投资,大都过着维持现状的安稳日子,俄罗斯渔业发展一度陷入停滞。


就算是现在,俄罗斯大部分渔业企业的主力捕捞渔船,依然是那些用了几十年的老船,连船都没钱换,就更别提花钱建造鱼类加工厂了。虽然企业把自己捕捞的鱼加工成鱼糜或者鱼片再出口欧美市场,能赚到更多的利润,可条件不允许,也没有创造条件的动力,所以大部分企业只能把大部分原料鱼卖给中国北方的水产加工厂而放弃了大部分利润。


如今,俄罗斯依然有接近60%的狭鳕鱼出口到中国。

普京出席超级拖网渔船下水仪式,释放了什么信号?

反正俄罗斯政府依然没有太多的钱用来建造水产加工厂,这活儿还是得让企业自己来干。怎么办?改变操作策略,把以前按照捕捞能力进行配额分配的操作,改成“投资配额”,简单点说,那就是你可以投资建厂或者建造新船(最好是带有加工能力的超级捕捞船),就能获得更多的捕捞配额,原本的“大锅饭”分配模式开始被慢慢取缔。


最好的结果,自然是剩下几个实力强的,手握有足够的捕捞配额,也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来投资建设远东地区的渔业相关配套产业。可实际情况是,渔业真的不是个可以旱涝保收的产业,不能搞得太激进,只是从部分试点慢慢开始。


靠捕鱼想要赚钱除了实力,真的还得靠天吃饭。逼得太紧,只会把大部分的企业都给搞死,这次疫情,就让俄罗斯渔业压力山大。


可俄罗斯政府还是嫌节奏太慢了。这个时候,帝王蟹上线了,它让俄罗斯政府有了进行更加激进操作的可能。


虽然在上个世纪把阿拉斯加“贱卖”给了美国,还让远东地区的帝王蟹“入侵”巴伦支海,让挪威也成了帝王蟹的“原产国”,但如今以帝王蟹、雪蟹等为主的深海螃蟹市场,最大的供应国仍然是俄罗斯,而且在产量上有压倒性的优势,帝王蟹的产量几乎是美国和挪威产量总和的八倍。


而且让俄罗斯非常惊喜的是,以中国,韩国为主力的亚洲市场和以美国为主力的西方市场对螃蟹情有独钟。因为有庞大的高端消费市场,这些螃蟹根本不够吃,所以价格一直蹭蹭上涨。别看这次新冠疫情很厉害,对水产业的冲击非常大,但螃蟹市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快速恢复,如今早已收复失地并持续刷新价格记录。


所以,俄罗斯政府就等不及先拿帝王蟹开刀了,在2019年年底,拍卖了俄罗斯当时开发出来(对,俄罗斯还有部分海域的螃蟹资源没有开发出来)的一半的捕捞配额(15年捕捞权限),进账超过20亿美金,要知道2019年,俄罗斯排名前十的渔业公司的营业收入也才48亿,能收多少税?据估计,这一波拍卖所得的收入,超过俄罗斯渔业20年税收收入。


这还不算给国家造船厂拉来的“投资配额”造船订单,对,你没看错,竞得螃蟹捕捞配额的企业,还得在5年内建造相应数量的新船才能算是真正持有这些螃蟹捕捞配额。政府搞这么狠,俄罗斯渔业公司扛得住么?


狭鳕鱼也许不行,但对帝王蟹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而且随后的事实也证明这一点,那些参与竞拍的企业做梦都要笑醒,因为国际螃蟹市场实在是太给力了。无论是消化了一半俄罗斯活蟹的中国市场,还是习惯于吃熟冻螃蟹的美国市场,都从今年年初开始,开足了马力进口俄罗斯螃蟹。


眼看时机如此之好,俄罗斯政府不趁机把剩下的螃蟹配额给拍卖了,都对不起俄罗斯螃蟹在国际市场上华丽的表演。这不,俄罗斯政府最近放出消息,打算在最近几年开始启动第二次螃蟹配额拍卖活动。据估计,这第二次拍卖获得的收入将超过第一次拍卖,达到26亿美金左右的水平。


在螃蟹繁荣的当下,进行螃蟹配额的拍卖,对俄罗斯政府和俄罗斯渔业企业来说,是双赢的操作。更重要的是,俄罗斯政府借助螃蟹配额的拍卖,可以进一步推动狭鳕鱼等渔业资源的“投资配额”。虽然利润没有螃蟹生意高,但架不住俄罗斯以狭鳕鱼和太平洋真鳕为主的鳕鱼类资源的更加丰富(俄罗斯鳕鱼类捕捞总配额接近300万吨,而各类螃蟹的配额才10来万),如果能够把每条鱼的利润都吃透,将会使俄罗斯渔业的发展更上一个台阶。


我们再回到前文提及的俄渔。普京出席下水仪式的超级拖网渔船,之所以被称之为超级,就是自带鱼类加工能力。一条鱼从捕捞到加工成可以出口的鱼块等鱼肉制品都能在船上完成,无需运到陆地的加工工厂,自然也不必“贱卖”给中国,这种全新的捕捞加工船是俄罗斯渔业现如今最急需的,而俄渔已经计划向俄罗斯圣彼得堡海军造船厂预订了10艘这种全新的超级捕捞加工船,总投资将超过800亿卢布(约合10.8亿美元)。


俄罗斯其他的头部渔业企业基本也都是跟俄渔一样,进行着相似的操作。


俄罗斯渔业已经在“寡头垄断”的路上越走越远,因为找不到更好的选择,所以选择一条道走到黑。普京的出席,也默许了这种依靠寡头来发展俄罗斯渔业的操作。俄罗斯渔业现如今的发展主旋律就是:渔业寡头强,则俄罗斯渔业强。虽然俄罗斯丰富的渔业资源产生的效益大部分都进了寡头和政客的腰包,但却也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声明:转载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养鱼第一线”微信公众订阅号头条@渔人刘文俊

"养鱼第一线"微信公众帐号和头条号将会定期向你推送本号信息将为你精诚服务!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 未登录,点击登录
电脑网址: http://www.yc6318.cn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卫星湖街道  手机网址:http://m.yc6318.cn
重庆市永川区双竹渔业协会,重庆市永川区水花鱼养殖专业合作社,重庆吉永水产品养殖股份合作社,重庆市永川区丰祥渔业有限公司
联系本站:微信:ycsh638,QQ:469764481,邮箱:ycsh6318@163.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渝ICP备2020014487号

诚信共建联盟

渔业水产精英论谈